Button

你流泪的地方,那就是我所在的地方,也正是你的宝藏被埋藏的地方。

六月快过完了才发现只更新了一篇,越来越不着调了…

很喜欢这台三丧🌝不少人都被我骗了以为是透明手机🌚

完全沉迷盖尔加朵哈士奇般的笑容里了,想给弯的Woman拉个郎,可能佩姬卡特最合适了吧,卡特奶奶应该会喜欢这个拿盾的吧→_→

晋江百合完结收藏排行榜不是重生就是娱乐圈,再不就是重生+娱乐圈,有意思吗…

原式物语(11)

儿童节快乐~

赶在儿童节即将过完之前憋出了一章~
———————————————————————


在徐伊景离开晚宴坐上车的时候,崔东诚派出的手下已经不远不近的跟了上去。

他对这个年轻人很感兴趣。很想看看一只不知轻重的猴子能在威风凛凛的老虎面前掀起什么波浪来。

“宋伊景呢?”原式物语的地下停车场内,徐伊景刚从车上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等候许久的赵理事。

“宋伊景小姐在您的房间等您。” 赵理事恭敬的跟在徐伊景身后走向电梯。

“嗯。”

“代表,刚刚跟踪您的尾巴在朴建宇的车开进停车场的时候掉头回去了,小卓还在跟着他们。”赵理事一边听着耳机里小卓的汇报,一边筛选出重要的信息报告给徐伊景。

“嗯,注意点不要被他们发现。”徐伊景想了想又补充道,“告诉小卓这几天不用来俱乐部了,他们不会只跟我这一次 ,跟着他们每天汇报消息。”

“是,代表。”

徐伊景点点头,出了电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来了。”宋伊景看到徐伊景走进来,赶忙走过去接过她的包放在一边。

“嗯。”看到她的瞬间,徐伊景脸上疲态尽显。

“累了吗?要先洗个澡吗?还是先休息一下?”宋伊景把早就准备好的居家服放在一边,动手帮徐伊景脱下身上的长裙。

“先休息一下吧。”徐伊景换好衣服去卫生间快速卸掉了自己脸上的妆。

“代表。”宋伊景看着徐伊景靠着沙发疲惫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徐伊景睁开眼睛,“过来陪我躺一会。”

宋伊景点点头,侧着身抱着徐伊景挤在空间狭小的沙发躺了下来,“想睡了?”

“嗯。”

在宋伊景轻声哼唱的不知名的摇篮曲中,徐伊景慢慢地睡着了,没有什么睡意的宋伊景轻轻的拍着她,希望她这次可以睡得沉一点久一点。

这是一件关于徐伊景的只有宋伊景知道的事。

她的睡眠情况一直很差。越是忙碌到疲惫不堪的时候越是难以入睡。唯一可以从这种困境中帮助她的人就是宋伊景,有时是在床上抵死缠绵后累极的昏睡,有时就是这样静静的被抱住就能睡着。

无论怎样,只有宋伊景才能帮助她得到一点点近乎奢侈的睡眠时间。这也是为什么徐伊景从崔书润那回来就要先找宋伊景的原因。

就在徐伊景熟睡的时候崔东诚的晚宴也结束了。他已经知道了徐伊景回到了原式物语的消息,同时叮嘱属下要继续跟着徐伊景,同时也要查查她在日本的一切。崔书润也被父亲借口身体不适带回来家里的大宅。

在崔东诚的严密监视下,徐伊景依然大大方方的直接登门拜访武真集团,毫不掩饰的找朴建宇谈着合作。

与此同时,崔东诚派去日本调查的属下带着让人失望的消息回来了。徐伊景的父亲把她的隐私保护的太好,根本没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嗨。”

宋伊景感觉到有轻拍了一下自己左边的肩膀。向着左边回过头,没有人。接着向右边回头这才看到了徐伊景。

“幼稚。”

被说幼稚的人毫不在意的耸耸肩坐在她身边。

宋伊景的注意力被那个长长的护具吸引过去,“听说你今天又被人撞到了,没事吧?”

“这事传的这么快啊…”

“是啊,别低估你在学校里的人气,没有影响到你恢复吧?”

“放心吧。”徐伊景抬起伤腿活动了一下给宋伊景看,“没再扭伤。”

说起今天被撞到的事徐伊景很是窝火。

总而言之一句话——都怪朴建宇那个二货。

不再需要夜晚去收账之后,跟着崔书润一起早睡早起进入养生模式的徐伊景恢复的很快。在马上就要进入考试周的时候已经可以摆脱拐杖自己走路了。

这天早上崔书润要去图书馆,无所事事的徐伊景决定跟着一起去。

学校的足球场上搭了个简易的小舞台。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兴奋的鬼吼鬼叫,徐伊景烦躁的摇摇头,也不知道谁给他们的勇气,唱的这么难听还要出来秀,更可气的是下边还围着一群瞎捧场的人。

徐伊景走路的速度加快,如果这不是去图书馆的必经之路,她绝对是要绕路走的,也许应该去找校董爸爸把足球场挪远点?

“伊景,走慢一点,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呢。”崔书润跟上徐伊景,那边唱歌的声音吵的她也不是很喜欢。

小舞台上的乐队一曲终了,眼尖的主唱朴建宇发现了从球场外路过徐伊景,高喊了一嗓子:“下面演唱一首《 can't take my eyes of you 》献给一个女孩子!”

果然舞台下围观学生开始起哄,朴建宇看着急匆匆路过的徐伊景,继续说:“她就是徐伊景!”

刚才还在起哄的人群瞬间没了声音,各自思索着,在诚进读书的学生谁会不知道徐伊景是校董的女儿啊,况且校长的女儿和她常年出双入对,难不成这三个人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面对突然沉默的听众朴建宇也没觉得尴尬,继续扯开了嗓子吼。被他自作多情的劲儿烦的头疼徐伊景拉着崔书润小跑了起来。

“徐伊景,别跑了,前边是…”

崔书润话还没说完斜对面就冲出来一个人,正在回头看崔书润的徐伊景毫无防备的被撞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撞人的女孩捡起自己被撞掉的东西不停的道歉,“真的对不起,可是我还有急事要先走了。”

崔书润没有时间去管那个人,她紧张地蹲在抱着腿倒在地上的徐伊景身边,捏着她的脚踝帮她活动一下膝关节,“你怎么样?她有没有撞到你的伤处?”

徐伊景受伤之后崔书润查阅了不少这种伤的相关资料和病例,这种伤恢复时间漫长,像徐伊景这种八周的恢复时间的已经算是轻伤了,崔书润很担心她会二次扭伤。

“没事,她没顶到我膝盖,拉我起来吧。”徐伊景伸出双手。

崔书润刚刚碰到徐伊景的双手自己还没来得及用力,就被先用力的徐伊景拉了过去扑进了她的怀里。

“哎呀…”徐伊景趁机抱着崔书润拍拍她的背,“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与此同时,也努力的调整自己的表情,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诚进?

“别闹!”听着徐伊景不怀好意的语气,崔书润立刻明白了过来,她推开徐伊景重新站起来,“你要是不想起来就在这坐着吧。”

“好了我不闹了,拉我起来吧。”

这一次崔书润顺利的把徐伊景拉起来了 然后不顾她的反抗压着她去医院重新扫描检查。检查的结果非常令人欣喜,徐伊景恢复的很好,医生建议她之后进行水下的恢复训练,很有希望比预计的时间更早康复。

崔书润把医生的建议和叮嘱仔细的记录在自己随身带的记事本里,和医生道谢告别。再次回到校园里崔书润心情轻松了不少。

“今天撞你的人你有印象吗?”进入图书馆之前崔书润突然想起了那个人,非常面生。诚进里的学生大多是富家子弟,互相之间就算不是熟识也都有点印象,但是那个人除外。

“不知道,我没看的太清楚,但感觉是不认识。”徐伊景低着头躲避崔书润的视线。

“嗯。”没有发现徐伊景表现异常的崔书润刷卡进去了图书馆,不再言语,指了指文学类的书架。

对高深的文学类书籍不感兴趣的徐伊景指着另外一边,示意自己要去那边相对不需要太保持安静的电脑区。

就在电脑区里徐伊景发现了不知道在浏览着什么的宋伊景。

“你怎么会来图书馆?”依照宋伊景对徐伊景的了解她不是会主动泡在图书馆的人。

“和崔教授一起来的,我就是想出来走走。”

“崔教授呢?”

“在文学类书籍的海洋里幸福的荡漾呢。”

宋伊景掩着嘴轻笑,徐伊景现在完全就是嫉妒心发作的熊孩子。

“如果你有事情要忙就忙你的吧。”徐伊景看着电脑屏幕上长长的文字担心自己冒昧的打扰到了她。

“没事的,弄的差不多了。”宋伊景点了保存键,“说起来我也很久没跟你这样面对面说过话了。”

“是啊。”徐伊景伸了伸腿,她的腿不能长时间弯曲,“听说玉教授要带你去老家见家长了,恭喜啊。”

“你在说什么啊…玉教授只是邀请我暑假的时候去她家住几天…”

“嗯,你觉得这么说你能接受的话我也可以这么说。”徐伊景托着腮看着宋伊景,“不过我真是好奇你是怎么拿下那只人形霸王龙的,…”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没听过你的视角的描述。”徐伊景凑过去,表示自己很想听故事。

“那你就回想一下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事,有点类似,但又不一样。”宋伊景也凑了过去,表示拒绝 。

“…”徐伊景无言以对。

“总之,她看上去很暴躁,但接触下来她是内心很温暖体贴适度的人,就好像你看上去很冷漠,其实也在默默的关心我一样…”

“不错的说辞。”

“徐伊景。”

徐伊景茫然的转过头去,只见崔教授怀中抱着几本书看着她们,脸上是徐伊景捉摸不透的表情。

“嗯,怎么了?”

一向温文尔雅的崔教授难得失态的在图书馆里喊出了徐伊景的名字,虽然这里并不是禁言区也足够引起注意了。

崔书润咬着下唇不说话。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是毫无疑问在看到徐伊景和宋伊景头挨着头亲切愉快交谈的瞬间她第一次有了危机感。

这时她才惊讶的发现,在过去的时光里大部分是徐伊景在她身后追逐着,她在徐伊景的成长的过程中却参与甚少。

徐伊景高中在哪个班、住哪个宿舍、和谁是室友、又交了哪些朋友?崔书润问自己,却是根本不知道答案。

一直以来,徐伊景超出同龄人的成熟和处事方式使得崔书润总是忽略她的真实年龄,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比她小了将近八岁的徐伊景的体贴和照顾,却很少关心徐伊景是不是为了缩小这个年龄差故意隐藏起了那份这个年龄该有的活力和任性。

就比如眼前的情景。以徐伊景的性格明显和宋伊景是熟识才会这么亲密的聊天,可是她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怎么变得这么熟悉的,崔书润一概不知。

唉。

一声叹息。崔书润默默的转身离开。她要思考的事情还有很多。





————————————————————

做个调查 ,看文的朋友希望双伊景线穿插在正文里还是单独开一个番外?番外的话要留到正文完结才会写,不过调查可能也没什么卵用,最终还是要看我心情~


The mess(2)

时间线和宇宙不可考~

——————————————————————


玛利亚·希尔和娜塔莎·罗曼诺夫在复仇者大厦供复仇者们休息的大厅里对面而坐玩着国际象棋对房间里不停传来的噪音充耳不闻。希尔特工非常喜欢国际象棋这项游戏,可以有助于逻辑思维能力的提高,对全局的掌控力和提高想象力的创造,顺便还能提前预防黑寡妇老年痴呆。

最终希尔还是选择回到了复仇者大厦,自己买的那个小房子承受不起太多的摧残了,虽然重修房子可以找托尼·史塔克签账,但是希尔还是舍不得。

就在希尔举起棋子准备落到棋盘里的时候,一个红蓝色的身影撞破几面墙壁摔到了离她们不远的地方。

大厅里瞬间尘土弥漫。

“丹佛斯上校。”希尔挥挥手试图拂开面前飞起的尘土,空军出身的她还是习惯以军衔称呼同样是空军出身的惊奇队长,“需要急救的时候记得告诉星期五通知我们。”

“哈!”惊奇队长没有理会希尔的话,而是兴奋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顺着她在墙上砸出来的洞又飞了回去。

“你是不是偷偷挪动棋子了?”希尔转回头狐疑的看着抱着双臂始终盯着棋盘的人,手中的棋子迟迟不能落下,这个棋面和刚才相差甚远,这一步棋无论怎么走都没有赢的希望。

“没有啊,你记错了吧。”

希尔把棋子扔在棋盘上。

“输了就要认啊,今晚我在上面…”娜塔莎说着转头看着墙上砸出来的人形洞,“你说她们两个不会打出真爱吧…”

“最好别…”希尔摇摇头,“我怕蜘蛛女侠会杀了我们…”

“她们蜘蛛家族的超级英雄不杀人的。”娜塔莎歪着头认真的思考,“但我觉得她可能会把我们四个吊在时代广场号角报的大屏幕前听JJJ念叨个三天三夜。”

希尔扶额,“那还不如杀了我呢…”

娜塔莎担心打出真爱的两个人一个是刚才出现的惊奇队长,还有一个就是正在被她训练的旺达·马克西莫夫了。

自从惊奇队长来了娜塔莎就把训练旺达的任务交给了她,娜塔莎的训练多以自我控制和近身格斗的体术为主,对于飞行和混沌魔法的运用娜塔莎无能为力,再者说无论经过怎么样的改造,能力超出普通人多少倍,娜塔莎始终是人,挨打了会疼,伤重了会死。

但是惊奇队长就不一样了,她在克里星的科技暴露时获得了克里人的能力,基本等于半个外星人了,而且她可以吸收魔法能量,再者结合神盾局里10级权限的皮姆博士的报告来看,惊奇队长对于痛苦有着超乎寻常的忍耐能力,换言之就是及其耐打,在增长到足够能量时她可以承受92吨的压力或打击,而且皮姆博士认为这还没有到极限。在所以娜塔莎就把训练新复仇者的任务交给惊奇队长了,面对耐打的惊奇队长,旺达终于不用再压抑自己完全释放了自己的能力。

只是大厦又要遭殃了。

“唉…”希尔叹气。

“你叹什么气?”娜塔莎收拾棋盘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知道那个复仇者联盟的同人网站吗?卡马拉·可汗和迈尔斯·莫拉莱斯很喜欢在上边发表同人文的那个。”

“是科尔森特工是幕后站长的那个吗?我听说科尔森匿名发表了很多美国队长的同人,没想到你还关心这种网站…”

“我没有关心那个网站。”希尔否认道,“是科尔森给我发过来一段特别有趣的内容。”

“哦?是什么?”

“大概就是说我们日常拆复仇者大楼,所以史总捂着胸口指责我们'又一次!又一次!大厦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总要毁掉大厦!'然后我们今天不负众望的又毁了一次。”

“星期五,在托尼回来前找人修好大楼。”娜塔莎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希尔那张面瘫脸配上一本正经没有什么起伏的语调说这种痛心疾首的台词实在是太好笑了。

“知道了,罗曼诺夫特工。另外,我检测到了一股异星能量波动正在向大厦接近。”星期五有些机械感的声音响起。

希尔和黑寡妇瞬间拿出武器进入防御状态。

“星期五,防御护盾呢?”

“抱歉,这种奇怪的能量恐怕护盾无法拦截,以现在的速度五秒钟内会进入大厦,五,四,三,二,一…”

在星期五倒数到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她们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全身像是原宿星空一样的奇怪生物。

希尔立即扣下扳机,子弹穿过了那个生物的身体,落到地上。

“她”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卡罗尔和旺达接到了星期五的通知赶了过来。

“卡罗尔,朋友!”刚才还疑惑不解的不明生物瞬间变得开心起来,飞过去抱住惊奇队长。

“奇点…?”惊奇队长很快认出了这个小家伙是谁。



“所以说,你一觉醒来就到地球了而且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娜塔莎把奇点逻辑混乱的语言组织了一下。

“是的,娜塔莎,我的朋友。我感觉到卡罗尔就在这附近,所以我就找来了。”对于能理解自己表达的黑寡妇,奇点本能的把她归为朋友那一栏。

“我还不是你的朋友…”娜塔莎不认同奇点的观点,“你这满身的星空是奇怪的连体服还是什么?”

“嘿,娜塔莎,别以为你有热光学迷彩服别人就会也穿类似的东西。”惊奇队长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我没有那种东西。”娜塔莎矢口否认,接着转过头用眼神询问希尔对这个在宇宙间飘荡的孤儿怎么处理。

希尔耸耸肩,还能怎么办,先养着吧,放出去指不定惹出什么乱子呢。

————————————————————

卡马拉和迈尔斯的身份应该不用解释了吧
奇点在秘密战争2015支线A·Force中正式登场 超级可爱的小朋友

用中文写她们的名字还是不习惯…

【希寡】The mess

嗨~冷cp坑底的各位又是好久不见啦~想我吗~

————————————————

“对,就是这样,继续集中精神控制它。”娜塔莎·罗曼诺夫假装看不见周围的情形,继续鼓励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坐在娜塔莎对面的旺达·马克西莫夫正在集中精神控制面前的一张纸在半空中把自己叠成各种的动物形象并且让它栩栩如生的活动起来。但是她的能力和精神状态始终不稳定,在她控制纸张的同时房间的摆件相框也随之悬浮在半空中。

“都给我停下来!”玛利亚·希尔怒气冲冲的从厨房冲了出来“啪”地一下把手里都菜刀拍在桌子上。

被分散了注意力的旺达一瞬间丧失了对纸张的控制,那张纸舒张开飘飘悠悠的落在了桌子上,房间里刚才还漂浮着的物体全部归了原位

“你——”希尔指着旺达,“去厨房给我把盘子端到餐桌上。”

“知道了,指挥官大人。”旺达很好脾气的小步跑向厨房。

“记着要用你的手端盘子,不能用超能力。”希尔对着旺达的背影不放心的叮嘱,“要是再摔了我的盘子我们今天就只能抱着锅吃饭了。”

娜塔莎努力的忍住不笑,在她的魔鬼训练下旺达几乎无时无刻都在练习自己的混沌魔法,所以没少摔坏东西。

“还有你。”希尔拿起刀,明晃晃的刀尖指着娜塔莎。

“你知道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夺下你的刀吗?”娜塔莎指尖轻轻地把向旁边推。

“少给我废话。你去把插在墙上那把刀给我拔下来去。”希尔心里非常的搓火。

任谁在切配菜的时候刀具上的另外一把刀向你飞过来都会感觉到搓火。也是幸亏希尔常年的保持高强度训练,敏感的发现了异常,急忙偏过头去躲,飞起来的刀堪堪的擦着她的耳廓插进了背后的墙里,更可气的是希尔还拔不出来。

这个马克西莫夫家的姐姐要是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能力哪天自己的家被她拆了都有可能。希尔提着刀出来的时候还在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纽约的房价很贵的。

其他的复仇者们开着复仇行者去帮助银河守护者们保卫银河系去了,于是最可靠的黑寡妇和最冷静的指挥官被留了下来保护地球,另外黑寡妇还身兼尽可能快的训练马克西莫夫掌握自己能力的职责。

本来是可以住在复仇者大厦里的,可是希尔总觉得那里没有家的温馨和归属感,所以她还是选择回到自己和娜塔莎的家里住,这样一来旺达也跟着来了。

希尔非常担心要是晚上旺达睡着了做个噩梦会不会第二天醒来房都塌了。

娜塔莎跟在希尔的身后走进了厨房,果然有一把刀插在墙里,整个刀身刃完全没入墙里,只剩下刀柄。难怪希尔要喊自己来拔,娜塔莎也是双手用力才把刀拔了出来。

“你受伤了?”娜塔莎把刀洗干净重新放回刀架上,转眼间看到希尔耳朵边缘一块红红的痕迹。

“没什么,刚才碰到了吧…”希尔毫不在意的耸耸肩。

娜塔莎伸出指尖去触碰那个小小的伤口。沉默一时间在整个房间里蔓延。

“哇哦。”跑来跑去端盘子的,旺达打破了沉默,她还有一项能力就是阅读别人的思想,“摸耳朵是你们的情趣吗?指挥官的潜意识里已经把你扒光了…”

希尔低下头尴尬的躲开了。

旺达的视线转向娜塔莎的瞬间瞪大了眼睛,“哇,娜塔莎你,你这进度可比指挥官快多了,啧啧…”娜塔莎脑海里的画面直让旺达乍舌,“你真的是八十多岁了吗?这样会不会太激烈了?”

娜塔莎正准备反击回去的时候阳台上传来了敲窗户的声音,娜塔莎走过去开了阳台的落地窗让悬停在半空中的人进来。

会飞很了不起么…不走门偏偏喜欢走窗户…

“嗨,你们好。”卡罗尔·丹佛斯甩了甩自己一头长长的金发,“罗杰斯上尉担心你们会遇到麻烦所以让我来了。”

正在摆放刀叉的希尔看着进了自己家的惊奇队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好么的。又来了一位拆迁办的荣誉会员。

————————————————————

不知道你们看不看漫画,我觉得漫画里的惊奇队长的发型和汤包现在的发型越来越像了……

Good night babe .💤💤

哈莉这个小流氓应该是DC家的百合担当了吧,DC家我喜欢的毒藤,小芭,扎妹,猫咪,大公主,都被她撩过了,PG和大公主还被她扒光过😂

这段好污啊,可惜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了